• 欢迎光临中文版东方维基
  • 您目前还未登录,请点此登录后进行编辑。
    如果您还没有在东方维基注册,请点此注册
  • 如果您想要注册账号,请联络KyoriAsh或前往Discord频道以取得新账号

ゆっくり

来自东方维基
(重定向自油库里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简介[编辑]

一般来说,ゆっくり的外形大致上是一个硕大而看上去有点扭曲的脑袋,往往和东方系列中的人物存在对应。

起源[编辑]

ゆっくり这种形象其最早于2008年初出现在2ch上,其创造者为一个失败的ASCII艺术爱好者(匿名用户)。当时他/她本来希望用ASCII字符拼出灵梦和魔理沙的头像,但不幸他/她失败了,头像看起来和这里所提到的ゆっくり很一致。而另一个匿名用户觉得这头像颇有幽默感,于是便做了第一幅有关ゆっくり的图片。从决定命运的那一天开始,ゆっくり便开始在niconico占有了一席之地,并在很多关于东方的二次同人作品中频频露面。它们的特征性台词为“「ゆっくりしていってね!”(*2),在日语中这句话的字面意思为“慢点!”,如果意译的话,也可以解释为“悠闲一下!”(take it easy)。这句台词是很多关于ゆっくり的作品的基础。
从那以后,日本的同人作者和fans创造出了一系列关于ゆっくり的资料,并且基于各种馒头的特点创造出了一个独特的ゆっくり生物圈。连Zun本人都对ゆっくり的存在予以了承认,这一点可以从其认可的同人作品“东方儚月抄”第12话中的这句台词中看出来:“The rocket has been destroyed!! This is no time to be taking it easy!!”

本地化说明[编辑]

  • 关于ゆっくり在中文中的译法:

ゆっくり,罗马音标为yukkuri。
国内的某些fans也比较接受直接用音译来称呼这种生物,相应的写法包括“悠库莉”、“油库里”等
另外也有部分fans采用意译,目前比较常见的几种称呼如下:

(1)“馒头”
目前这个称呼可能是受众最多的,因为总的来说,ゆっくり和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最相似的东西,就是馒头。虽

然很多反对者会说馒头是没有馅的...但自古以来馒头恰恰应该是有馅的,至少至今上海话里仍然称包子为肉馒头(待考证)。 那为什么不叫包子呢?而且我们日常生活中便经常可以看到豆沙包子。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不可解释,总之事实是似乎很少看见有人把ゆっくり称作包子...

(2)豆大福
据说这个是ゆっくり世界的造物主的故乡的某种食物,而且和ゆっくり非常像。但毕竟离我们的生活还是太遥远。


相比之下,只要一说馒头,大家也就能大致想象出ゆっくり的外形和质感(其实本来包子也可以的),所以接下来将主要采用“馒头”这种译法。

概述:[编辑]

馒头(ゆっくり)的名字取自它们的标志性叫声“馒馒来!”(意思为“轻松点”,“悠闲点”),这是一种突然出现在幻想乡中的生物。没有人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又是怎么出现的。它们的外形为有肥硕的脑袋,面部带着夸张的表情,长相、发型以及佩带的装饰则和东方系列中的人物惊人地相似。它们总是在发出“馒馒来!”的叫声。几乎对于每个东方人物都存在有一种对应的馒头,而每种馒头都有自己的习性和性格。但是,所有的馒头几乎都愚蠢得难以置信,所以它们的那些习性和性格,最终只是使它们所带来的笑料更加丰富多彩,而不能给它们自己带来任何的尊重。
自从馒头开始进入幻想乡后,它们的数量呈指数增长趋势。它们被幻想乡的居民们当作宠物、牲口、食物、舒服的坐垫、害虫或者是发泄的对象。馒头为何而存在仍然是个迷,也许将永远无法得到解答,所以对待它们的最佳态度也就是“馒馒来”吧:)

身体特征[编辑]

它们的身体主要由一个肥硕的带头发的脑袋,和头部所戴的装饰组成。

普通的馒头大约和一个篮球一样大。但其实他们是可以长得更大的。常常在一群馒头中可以看见几个和普通馒头基本类似,但却体形更大并且显得更加臃肿的个体,也称胖馒头。如果某只馒头被强迫吃下过多的食物,它并不会因此而立刻变成胖馒头,而是会因为体内过多的未消化食物而被撑大,如果强迫其跳动的话,将可能导致其体内的豆沙从眼睛或嘴巴中挤出。

似乎馒头的体型是没有上限的。理论上说,只要吃得足够多,一只馒头能够长得无限大。但在自然环境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过大的体形将限制馒头的运动,或者使其更容易引起捕食者的注意。

它们体内充满了豆沙,因此可供食用(因此它们是幽幽子的捕食目标之一)。当然有些品种中则还有其他填充物,如蕾米丽亚种的馒头实际上和肉包子一样。

它们的牙、头发、以及装饰都与所对应的人物一致,但一旦入口便会化作豆沙。理论研究表明这些部分如同人类的上表皮一样,是由死细胞组成的。
如果不是因为外力强行夺取的话,它们的装饰将一直保持。

它们能够呼吸、进食,具有视觉和听觉,以及运动能力(在地面上弹跳)。但除了眼以外,它们不具有任何与人类类似的执行上述功能的器官。

它们很容易受伤,想让它们受重伤仍然非常容易。但它们却似乎具有非常旺盛的生命力。在完全死掉前,一只馒头可以忍受各种匪夷所思的伤害,包括:被咬掉一大半身体,体内的大部分豆沙流出,皮肤全被剥去,被钉在棍上,等等。

它们没有血液,但它们的伤口中会流出湿豆沙。尽管没有循环系统,倒吊着的馒头仍然会眩晕。它们的排泄物(尿和粪便)也是豆沙。

它们的皮肤可以溶解于水中,但是仅仅在浸泡了相当长的时间后。一般的馒头都了解这一点,所以往往会主动寻找避雨的场所。馒头的身体非常有弹性,但如果过度地拉扯一只馒头将导致其外形发生不可恢复的变化,甚至会将它的皮肤弄破。

它们非常喜欢吵闹,这种特性会使得人们(包括人型生物)不由自主得想虐待或者欺负它们。即使某些天性善良的人都会在馒头面前变成虐待狂。当然对于某些人类和人形生物,这种特性有时也会有相反的效果(如十六夜,永琳和灵梦在同人作品中往往饲养着一只与其对应的馒头,并且照顾得很好),但对妖怪(可能这里指离人类比较远的智慧生物)则基本没有任何效果。理论上说,这种特性的目的应该是使对方停止对其伤害,而非一种反击武器或逃跑手段。只是其完全没有预想的效果。

其中的某些个体除头外还带有躯干和四肢。目前也还无法弄清楚这些个体究竟是其所对应的东方人物的变种个体,还是仅仅是变种的馒头。目前已经发现存在变种个体的馒头品种有蕾米丽亚种,芙兰种,铃仙种,帝种,映姬种等。或许其他种的馒头也存在变种个体,只是目前还未为人们所发现。变种个体出生时与普通个体没有区别,但经过一定时间后,它们开始长出四肢和躯干(具体要经过多长时间也是未知的,从几小时到几天的都有)。变种个体长出躯干和四肢后,其体形将不再变大。而变种个体的服装是如何获得的仍然是一个迷。

馒头几乎能够从任何的物理伤害中恢复过来,只要它们仍然是活的并且有足够的食物(最好是糖),但它们仍然会死去。变种馒头的恢复能力更强大,它们能够不需要消耗任何物资而恢复,并且恢复速度也更快。将馒头吃掉便能够使这种恢复能力失效。

尽管馒头具有强大的恢复能力,并且记忆力非常弱,但我们仍然能够给它的心理上带来伤害。通过采用不同的精神伤害手段,一只正常的馒头能够变得精神分裂,失去理智,精神失常,充满杀欲,或者直接死掉。

在压力和危险中,馒头具有超乎寻常的心理耐受力。

行为特征[编辑]

一直馒头的最高目标就是能够“馒馒来”。在它的价值观中这个目标要高于所有其他需求。所以,想要得到一只馒头的信任也非常容易,只要能够让它觉感觉“馒馒来”便行。当然“馒馒来”也存在变体,如橙种的馒头的最高需求则是“得到”(get it)
多只馒头有时会组成家族。家族中有时会只有一个种的馒头,有使也会有两种馒头(如灵梦种和魔理沙种就常常会组成家族)。家族中体形最大的馒头则作为体形最小的馒头的“母亲”。(不论后者是否由前者所生)
它们的具有惊人的自私本性。在危险和紧急时刻,它们有能力并且也愿意吃掉同类。
馒头的其他需求和目标包括(按重要性依次递减):食物,家,同伴,以及繁殖。
它们会向所遇到的任何人要求食物,尤其是甜食,没错,就是任何人,所有人都可以是它的要求对象。
它们经常试图强占人类的房屋。即使是你是房屋的真正主人,它们仍然会声明这房屋为它们所有,而你必须离开。但只要你“请求”它们允许你和它们一起“馒馒来”,便能够让它们满意。接下来你便可以在它们完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来个关门打狗了。
当然,如果你把一只馒头单独留在你的房间中,它肯定会将房间弄得乱七八糟,并且吃光储藏的食物。而且还会将野生的馒头带进来。
它们往往成对或者按组来行动,多达几十只的馒头群落并不罕见。如果一只馒头长期处于孤独状态,便会因为孤独过度而死去。但肉食种的馒头,如蕾米丽亚种和芙兰种则似乎没有这个弱点。
馒头的社会等级完全按其体形而定。体形大的馒头将得到更多的尊重,并且会被小馒头视作母亲或者主母。
对于一只馒头来说,最重要的财产便是其所戴的装饰。一旦丢失这些东西,它便永远无法“馒馒来”了,并且会近乎精神分裂。这时它会不惜任何手段来恢复自己的装饰,包括从其他馒头那里去偷。所以正常的馒头一般都会主动避开没有装饰的馒头,但这种偷窃行为并不为其他馒头所鄙视。只是从死去的馒头身上偷装饰品却会引来其同类的共同追杀。有些馒头天生就不带有装饰,如辉夜种。目前仍然无法得知这样的馒头在整个馒头社会中是如何生存下去的。
馒头几乎没有智商和推理能力,它们为“弱智”这个词给出了最好的诠释。但还是有可能训练一只馒头的,但这个过程将会非常的漫长和乏味,进展也会相当的缓慢。人类饲养的馒头比它们的野生同类往往具有更高的智商。而有些馒头则比普通馒头更加弱智,如蕾米丽亚种的馒头。
它们的记忆力小得可怕,因此也是难以置信的健忘。如果你欺负了一只馒头,很有可能在几个小时后它便会完全忘记你曾经欺负过它。所以也常常有馒头吃掉自己的朋友或者家族的例子,因为它们记不起来了。
这样有限的记忆力实际上有助于维持馒头的社会结构。即使是刚组成的一群馒头,也会由于完全忘记组成群体以前的经历,而误以为它们曾经一直就在一起。
它们具有语言能力,但仅仅局限于呀呀学语般的词句。但它们却拥完全与其智商不匹配的大词汇量。
除了它们的特征性台词“馒馒来”外,馒头往往也会直接喊出自己的内心状态,如“爽!”,“高兴”等。它们有时也会喊出一些其他的基本性语句,例如当它们在奔跑时,它们有时会喊“我感到自己正在平板上跑”。
如果馒头处于饥饿或性饥渴状态,它们也会吃掉或rape掉另一只的馒头,并立刻忘掉自己的恶行,然后转而指责身边的其他馒头。摇动或者振动一只馒头会激发起它的性欲。
它们都带有一些与生俱来的常识。例如,所有的馒头都惧怕“工厂”,因为在它们中“工厂”被描述为一个会让馒头永远无法“馒馒来”的地方。
年老的馒头性格上会发生一些改变。它们变得喜欢讽刺,并且更难对付。例如当你告诉某只老馒头你准备捉它时,它会回答“哎哟,他/她说要抓住我,我好害怕啊(反语)”。
当受到侵害时,它们主要通过撞击来反抗侵害者。它们的主要警告方式是喊一声“住手不然我就生气了”。
但是,由于它们速度很慢,并且身体又如此柔软,也不是很重,所以它们的进攻往往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只会激怒侵害者(但也有报道表明曾 有馒头咬伤过人)。对于这种进攻的最佳应对措施就是一脚踢过去。但有些馒头也具有其他的防卫能力,如衣玖种的馒头会放电,使得无论对于人类还是馒头来说都具有一定的危险。
当被激怒时,馒头会膨胀起来,体积会剧烈地增大。然而这种防御机制同样没有任何作用。
当在哭泣时,或者受伤时,或者是幼体馒头,说话时往往会带浊音,表现为其台词中的每个平假名字符都带上浊点。对于英文来说,也可以采用类似的方式进行表现,如"take it easy"变成"dage id eajy"。
馒头中还存在“善良”和“邪恶”两类,善良的灵梦种馒头非常慈爱并且可以成为一个称职的母亲,而邪恶的灵梦种馒头则又懒又自私,尤其在对于照顾自己的孩子这一方面。善良的魔理沙种馒头很诚实并带有自我献身精神,而邪恶的魔理沙种馒头则非常暴力并且会很乐意地出卖同伴以换取自己的性命。善良的爱丽丝种馒头虽然高傲但却聪明而善良,而邪恶的爱丽丝种馒头则就是个连环rape犯。
馒头会将自己不认识的人类称为“先生”或者“女士”,但其实这个已经扩展到了所有生物,例如有的馒头会说“蝴蝶先生”,甚至“花先生”。
有时馒头提到自己时还会用第三人称,如“灵梦(灵梦种馒头的自称)的宝宝在动了”。

繁殖[编辑]

它们的后代被称为小馒头,小馒头同普通馒头的区别很明显:它们的同行更小,面部调整也不同。但它们的性格和行为特征与其父母基本一致。
它们能够进行有性和无性繁殖,对于这两种繁殖方式目前都存在争议,以下是部分相关理论。
小馒头没有任何防卫能力并极端依赖父母。但作为父母来说,馒头是相当不负责任,并且相当懒惰的。母亲往往会不小心地将自己的孩子弄丢或弄死。由于馒头过于愚蠢,所以完全能够用其自己的孩子来喂它。作为这些孩子的母亲的馒头将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吃的是自己的孩子,如果你不告诉它的话。但即使告诉它了,它也会在几个小时后将其忘掉。而孩子也是同样的愚蠢,它们很容易便会忘掉母亲的特征,所以也完全可以驱使它们去攻击甚至吃掉自己的母亲。
有时会因为早产而生出不成熟的小馒头,它们看起来就像带着小馒头特征的烧化的灯泡。

  • 无性繁殖
(1)馒头能够进行如细胞的有丝分裂一样的过程,即自动分成两半,并长成两个馒头。
(2)有些馒头会在死后产生出新的个体,新生的馒头将从残骸中爬出。蠕动型馒头采用的是这种方式。

这两种无性繁殖方式产生的个体与母体完全相同。

  • 有性繁殖
(1)交配

在交配过程中,一只馒头会摩擦并挤压另一只馒头。当然这种交配不一定都是双方自愿的,也不需要双方自愿。爱丽丝种馒头便往往是天生的rape犯。 如果双方自愿,馒头的交配对于双方来说也是极端快乐的事情,并且也需要技巧。缺乏交配技巧的馒头将有可能遭受交配伙伴的攻击。对于馒头来说,它们也会有类似于性高潮的东西,即喊出“爽”。交配过程中被压在下面的馒头将会怀孕。

(2)生产

怀孕后的馒头有如下几种生产方式:

1)最广为接受的方式为:怀孕的馒头的身体上长出一根藤蔓,上面连接着几个未发育成熟的小馒头,这些小馒头发育成熟后将从藤上落下。这种方式速度很快,只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有时怀孕的馒头会一次长出多根藤蔓,产生这种现象的有可能是因为多次的交配,也有可能是因为交配中有多只馒头压在其上。这样是很危险的,因为过多的藤蔓可能会耗尽母亲体内的营养。

2)第二种方式是母亲在获取了大量的营养,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后,身体膨胀为原体积的几倍。当可以生产时,它会一次吐出数十个小馒头,并立刻恢复为原来的体积。这种方式也颇有危险,如果母亲膨胀得过大,这个过程将直接导致其死亡。
3)第三种方式则和哺乳动物很相似:母亲经过一定努力后,从嘴巴下面的产生一个孔,并从中挤出一个虽然体积略小,但更为成熟的小馒头。这种方式被评价为“可怕的”,因为如果挤出的方向过于朝上的话,小馒头将因为过大的落地速度而摔死。此外,如果在母亲正在生产时突然给以惊吓,将使得其立刻封住小馒头挤出的孔,直接导致小馒头的死亡。
  • 有性繁殖出的后代有可能与“父亲”(参与交配而没有怀孕的馒头)一致,也可能与母亲一致。但与爱丽丝种交配后的馒头只可能生出爱丽丝种的馒头。

各品种介绍[编辑]

  • (1)灵梦种和魔理沙种
这两种的馒头是最常见的。一般来说,这两种的馒头都很无忧无虑,并且很容易被骗。
灵梦种经常在对话中应用比喻,并且喜欢微笑。
有些魔理沙种的馒头隐藏有虐待狂人格,这样的馒头有时会采用非常精妙的陷阱或者机器来折磨或虐杀其他馒头。“Just as easy'd”(“就这样馒馒来”)
这些带有虐待狂人格的魔理沙种馒头会对受害者喊出“馒馒死!”(Drop dead easy!)这样的话。而事实上,某些尚未发育成熟魔理沙种小馒头,有时便会随机地发出比较模糊地说出“馒馒死!”(dwop dead eajy!)。这种特征有利于我们尽早地识别出将来可能成为虐待狂的魔理沙种馒头。
  • (2)爱丽丝种
爱丽丝种的繁殖必须依靠其他馒头才能完成。当它们需要繁殖时,一般首先会骗取某个其他种的馒头(往往是灵梦种和魔理沙种)群落的信任,然后偷偷杀掉这个群落中的小馒头,最后它们会轮rape掉群落中的所有成熟馒头,并生下大量的爱丽丝种小馒头。需要注意的是,它们似乎还能够对受害者的生育能力进行控制,使生出的小馒头全部为母亲(受害者)所属的品种。所以,有时它们会在享受轮rape的快感后,再痛快地食用受害者产下的新鲜的小馒头。除了爱好轮rape外,爱丽丝馒头有时也会捕食其所遇见的其他馒头。
有时似乎也会出现性格温和的爱丽丝种馒头,其行为和普通的灵梦种和魔理沙种馒头基本一致,并且喜欢和魔理沙种馒头共同居住。但事实上这只是因为这些爱丽丝馒头的本性尚未觉醒,当到了需要繁殖的时候,这些爱丽丝馒头迟早还是会rape掉其他馒头的。
爱丽丝馒头的馅料是蛋奶冻(布丁)而不是豆沙。有时它们会以自己“是城市派”而骄傲。相比于其他的馒头,爱丽丝种馒头的言语更有风度。
  • (3)橙种
橙种馒头比一般馒头跳得更高。而且它们一般喜欢说“得到”而非“馒馒来”。橙种馒头的馅料是黑巧克力。
  • (4)蕾米丽亚种
蕾米丽亚种的馒头能够飞行。它们将十六夜(这里指的是真人)视为所有问题的解决工具,所以经常会呼唤她。它们喜爱吃甜食例如小甜饼和布丁。它们有种奇怪的习惯,即会将所看见的所有非甜的食物扔到地上,或者是最近的厕所中,不管这些食物是不是为它们而准备的。在无事可做时,它们会跳一种很愚蠢的舞蹈,主要动作包括把两手(蕾米丽亚种有时有四肢与躯干)放在腰间,并且做出要摔倒的样子。它们常常会宣称红魔馆为其所有。
  • (5)芙兰种
芙兰种的馒头特别喜欢欺负其他的馒头,尤其是蕾米丽亚种的。它们喜欢将奄奄一息的其他种馒头插在树枝上,作为自己的巢一种装饰。它们会用翅膀进行攻击。这个种的馒头的馅料是anko,一种甜豆沙。
  • (6)帕秋丽种
帕秋丽种馒头一般哮喘,并且体质弱于一般馒头。但它们似乎更容易被训练,智商也比普通馒头高得多。这种馒头的馅料是奶油。一般它们只能发出“mukyu”的叫声。
  • (7)妖梦种
妖梦种馒头特别地柔软,它们经常会发出“CHiiiinpo!!!”的叫声。妖梦(真人)看到这些馒头时都会感到头疼...这种馒头的馅料是白巧克力。
  • (8)幽幽子种
幽幽子种能够获得其所吃掉的其他种馒头的特征。例如吃掉一只蕾米丽亚种馒头后,幽幽子种馒头的身上会长出适合其体形的翅膀。而且它们还能够磨掉所长出的特征,并创造出一只和被吃掉的馒头一样的复制品馒头。复制品馒头对幽幽子种馒头是绝对忠诚的。它们还能够将周围的所有东西连同空气一起吸进嘴中,所以它们能够很轻松地捕食蕾米丽亚种馒头。
这种馒头的馅料为樱饼(包着用红豆沙和腌过的樱花叶的年糕类食物)。
  • (9)帝种
帝种的馒头差不多是所有馒头中最聪明的。它们非常善于欺骗,并且能够几乎和正常人类一样熟练地说话。
  • (10)铃仙种
铃仙种馒头只会发出“gera gera”的叫声。由于这种叫声很像是在嘲笑,所以往往会激怒看见它们的人类(或者妖怪)。
  • (11)妹红种
妹红种馒头非常罕见。它们能够从任何伤害中完全恢复过来。据说吃一个妹红种馒头,会延寿三年。
  • (12)蠕动种
蠕动种馒头比一般馒头都小,只会爬行。它们在整个馒头食物链中处于分解者的位置(食腐)。
  • (13)幽香种
幽香种馒头(有的带有四肢和躯干)总是带着把吉他,并且弹奏得很出色。当幽香种馒头弹吉他时,周围的其他馒头会和着乐声开始唱歌。最后你所能听到往往是刺耳的夹叫与琴声的杂烩...
  • (14)十六夜种
十六夜种馒头会主动地寻找蕾米丽亚种馒头,并像仆人一样为后者服务。但如果该蕾米丽亚种馒头突然表现得不像十六夜种馒头心目中的“大小姐”,会立刻遭到其攻击。它们的最高追求则是遇见蕾米丽亚本人。它们会认为向红魔馆中的红美铃和其他妖精女仆发号施令是其义务和权利。它们的牙齿比一般的馒头要锋利,所以能够很容易地吃下一整个蕾米丽亚种馒头。但它们对于人类基本无害。
  • (15)映姬种
映姬种馒头比其他馒头更加无忧无虑,并且更容易受骗。它们对于小野冢小町本人具有很大的依赖性,并将其视为是自己的爱人和保姆。它们的喜欢发出“yoi zo!”的叫声。
  • (16)琪露诺种
有时西方人将其写作"Yu⑨ri"。它们深受“馒馒来”之害,因为它们比一般的馒头更加喜欢“馒馒来”。几乎任何时候它们都在发呆,傻笑或者流口水。它们掌握一定的冷冻能力。
  • (17)骚灵种
骚灵种的馒头能够记下各种歌曲,并且能够将回忆起并唱出来(这是一般的馒头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但它们往往会在歌词中莫名其妙地穿插进关于食物,sy,反逆的路路修之类的东西。其他的馒头都很喜欢听它们的歌。
  • (18)文文种(...)
文文种的馒头的形状和大小都与一匹成年的马比较接近,其奔跑速度很快。它们最讨厌“馒馒来”,因为它们喜欢速度感。所以它们的另一爱好是阻止其他的馒头“馒馒来”。它们与射命丸文本人关系很好,并且常常作为仆从。它们的一种特技为以极高的频率左右晃动自己的脑袋(马头...),这样看起来它们好像有3个头一样。大多数其他馒头看见这一奇景后都会口吐白沫,呆住或者晕过去。在“工厂”中它们有很多的fans,所以它们并不惧怕“工厂”。它们也能够熟练使用相机。
  • (19)红美铃种
红美铃种馒头特别嗜睡。这使得它们基本不能够看管任何东西。但一旦它们醒来,它们便会找一些东西去看管,即使有人拼命地欺负它们,也无法使它们阻止这种行为。它们吃起来很辣,所以即使是饿着肚子的蕾米丽亚种馒头也不会碰它们。它们很喜欢向别人说明自己确实是叫美铃。
  • (20)辉夜种
辉夜种的馒头永生不死,甚至比妹红种的馒头还要罕见。因为一般来说它们都会受到永琳种馒头的溺爱,并被后者命令不许出去。这样的后果它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非常贫乏。它们的标志性叫声为“永琳救救我”。它们的谈吐非常地优雅。
  • (21)永琳种
永琳种馒头总是狂热地侍奉着辉夜种馒头。它们也是永生不死的,但如果某只永琳种馒头无法找到一只辉夜种馒头,便可能会死掉。它们非常聪明,能够设下各种陷阱以防御敌人,并保护辉夜种馒头。
  • (22)魅魔种
魅魔种馒头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据说是所有馒头里最厉害的一种。曾经有人目击过一只魅魔种馒头轻易地干掉了一只大狼。有传闻说它们能够建立起结界,并且可以从口中发射出对堡垒级激光。遇见魅魔种馒头的魔理沙种馒头会一直跟随它直到死去。
  • (23)蕾迪种
蕾迪种馒头以其他馒头为食。一般它们的形象总是手里端着一杯热饮,并回过头,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 (24)荷取种
荷取种馒头能够在水中生活,它们以鱼为食。
  • (25)紫种
紫种馒头的馅料为纳豆。它们总是会认为自己是最漂亮的馒头。

其他[编辑]

  • (1)恐惧和绝望会使馒头体内的豆沙更甜(所以才要虐待它们),而死时情绪高昂的馒头体内的豆沙会比较难吃。小馒头的豆沙带一点酸味;
  • (2)馒头吃下的所有东西都会转化为其馅料;
  • (3)如果把一只馒头放你头顶,据说会让你也变成一个巨大的馒头。但不用害怕,这个过程是可逆的。只要把这只大馒头切开,便能够让里面包着的人复原了;
  • (4)馒头只喝橙汁便能维持生存,但是单纯的喝橙汁无法使馒头继续长大;
  • (5)馒头所戴的装饰品一生下来就存在,并且会随着馒头的体形增大而增大;
  • (6)只要用手蒙住馒头的眼睛,就能让它相信已经是夜晚了;
  • (7)可以将馒头与植物相融合,从而创造出能够不吃食物的馒头;
  • (8)还存在一种体内豆沙为红色的馒头,也称三倍速馒头,这种馒头所有属性都比其同类高3倍...这样的馒头会自称“三倍速XX”(XX为其种名)。在愤怒时,这种馒头的速度更是可以达到同类馒头的10倍。三倍速馒头比一般的馒头更忠诚并且更听话,并且往往有很强的牺牲精神,常常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自己的朋友。目前还不知道这种三倍速馒头是人工改良出来的,还是仅仅是变异的结果;
  • (9)另外还有少量天生绿色馅料的馒头(绿豆沙...)。这样的馒头能够进行光合作用,所以没有一般的馒头那样贪吃;
  • (10)即使是最简单的陷阱(例如一个盒子),对于一般的馒头来说都有点大材小用...